情愿不自由(情愿不自由,便是自由了)

情愿不自由
那天,老黄说到胡适先生时,说情愿不自由,便是自由了,莫名被暖到了。很多人都喜欢蒋勋讲美学,娓娓道来,老黄也是如此,那天在他的娓娓道来中,至少在一瞬间感觉到了柔软和温热。于是,事后去补习了老黄朗诵的《日记》,今夜我在德令哈,今夜我只有戈壁。无独有偶,而后在仓前偶遇《诗》赫然入目,恕园带来了象山的错乱感。时间显然不会等待。
朋友圈之前疯转一个很燃的视频,告诉你,你要摒弃你的差不多和有点,也许会有些疼,也许会有些难,也许会有点慢,那才是逐梦的真相。沉浸其中,自有乐趣。

有一个真相,每天早上,我们起床,从穿什么衣服,吃什么早饭到乘什么交通工具,一直都以为自己在做选择,一直都以为自己有选择的权利,其实,只是在既定的选项里选择了一种你自认为更好的罢了。情愿不自由,便是自由了,才是真的选择。

你想着变成活蹦乱跳的模样,有自由的思想,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然而剃刀边锋无比锋利,欲通过者无不艰辛,是故智者常言,救赎之道难行。万幸难行是件概率事件,这些无数难行的可能性叠加而成,便成了未来。

最近倒也结识了一些很暖的人。
有个大一的小朋友,在我完成我的赞美后,他说,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好,有时,谦逊柔软更有力量。老黄说,我们的暴跳如雷,其实是我们展示了我们的无能为力,所以才会失控。借以自省。

1999年认识的老友,发来一个截屏,2018年的他,访问了2010年北漂时连自己都忘记养过的博客,看到惨不忍睹的稚嫩记录,我惊呆,天哪。
很奇妙,不管你记不记得,某一天的某一个时间点,你是确定的。虽然大多数时候,你已经不记得那一刻,你在哪里,在做些什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一刻不会重来了。

医生说,给你捋一捋经络。万物有灵,却又雷同,痛则不通通则不痛,也是普适定律,经络如此,诸事亦然。在这个注意力变得支离破碎,敏感性变得迟钝薄弱的时代里,耐心地等待着一切从较小的圆满向较大的圆满慢慢过渡,会不会也是对快乐不竭追问的另一种方式?
有一个毛姆的追随者,他说,毛姆读啥,我就读啥。他也有一座自己随身携带着的避难所,在那儿,他如雷昂修士所言:生命的美别无其他,不过顺应天性,做好分内事罢了。以此自勉。

情愿不自由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