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锐散文优秀作者作品回顾|鄢东良

新锐散文平台和丝路散文平台在2020年得到了众多文友的大力支持,推出了大量优秀作品,自即日起,新锐散文集束展示2020年在两个平台合计推出十篇以上文章的作者的优秀作品,敬请关注。
总Lead结
在心田里插秧不经意间,我发现我的“梅郎斋”庭院中摆放着的几大盆灿灿的香菊已开始蔫萎,而几树茶梅,花却正开得蓬勃朝气。总觉得时光荏苒走得太快,许多想写的文字没写出来,写出来的又不尽我意。也许人生就是如此,有雄心未必如愿,徒留几声唏嘘。好在我是一个尚有几分清醒的写手,明白惟有勤奋方能补拙,故灯下案头牛角挂书、手不释卷,在方寸心田坚守耕播,终能在风寒飞琼的季节细数几粒饱满的稻菽聊以慰藉。前人对散文这一体裁有过太多的诠释,但不管如何,它是有别于小说、戏剧、诗歌的。小说是塑别人之像,而散文则是以己之像示人,两者对主题的表现方式是有所不同的,也因此,散文的精髓是抒发作者的直接情感,稍有造作即会被读者识破嫌弃。对文字的敬畏和情感的把握,一直使我的创作处在战战兢兢之中,不断在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我有幸在这条道上遇见了《新锐散文》这个纯文学的好平台。这里高手如林,不乏散文名家和知名散文家,似一个深湖似一泓清泉似一片茂林,给予我照清自己的镜子和向上的力量。庚子年是一个注定要让世界史和文学史深刻记忆的一年。新冠疫情爆发,让中国的城市和乡村的人们的正常生产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封城、封村、封道,我也和绝大多数中国人一样,规规矩矩的被“封”在了斗室。但这又恰恰给了像我一样喜爱读书写作的人,提供了绝少受尘世喧扰的宝贵时间。《庚子春节,我记录下一种宁静》是我在1月30日新锐散文作家专栏推出的2020年的第一篇作品。时值新春佳节,本是走亲访友人口流动最频的时候,但为了亲朋好友的安康,人们自觉选择了“宅居”。大街小巷难觅人踪、商场店铺关门大吉,除了宁静还是宁静。那些个傍晚,我倚窗遥望大街上渐次亮起的灯光,心头升腾起一股暖意。作家对社会的责任,不仅要记录真实的日子,更要给在寒冷或黑暗中的人们送去一份温暖和一缕光亮。一种创作冲动跃然心头,我在几乎半天的时间里完成了她的构思和创作,也是我对特殊时刻全民族共同美德的一份礼赞!2月4日,我在新锐散文《散文家诗歌特辑》推出了我的作品《心向武汉》。瘟疫肆虐,武汉在全国率先封城。我每天关注着从电视和网络上传来的武汉消息,“逆风而行”的白衣勇士和坚守在防疫关隘的工作者的壮举无时无刻不在震撼着我的心,让我感动落泪。武汉,那是一座不朽的光荣的城市啊!短短三个月,她却失去了昔日美丽的风光。要挺住,中国要挺住,这是我当时最真挚的祝福。《心向武汉》被新锐散文推出后,很快就被当地县市新媒体以及中国金融作协在抗疫首辑中推出,还被山西的一家电视台录制成朗诵音频发布。《青青麦冬草》写在同一时期。初春二月的南方浙中,依然风寒料峭,疫情期间我只能在庭院里散步,我倏地发现,庭院里种的那一片麦冬草经过寒冬的洗礼,依旧绿意盎然、生机一片。她没有苍苍大树的魁梧英姿,她曾经是一种生长在山野的不起草的无名小草,但如今却成了公园里和人们庭院中的景观草,成为了住惯了城市看腻了繁华的人们的“城市草”。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平凡的育草人“老耿”,想起了我初识麦冬草的往事。很快就找到了创作主题,“这世上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一种美丽被创造出来,它背后的那个故事?”于是我一气呵成把它写了出来。这篇在新锐散文首发的散文先后被今日头条等多家杂志、平台采用。《被娱神驮着飞翔的文字》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的一篇散文。这件作品是我通过深入畲乡采风的素材,精心构思而完成的。这个弱小而命运多舛的民族至今还不足80万人口,她以单一的民族拥有自己正式的族称,时间只有短短的63年。每年的农历三月三,居住在浙中的畲人都要举办一场盛大的“对歌节”,我沉浸在萧火、荷田、歌台、对盏礼、百桌宴、祭祖舞、山歌调里,心情无比亢奋。这样一支民族却至今没有民族的文字,他们只能将无形的文字,用歌舞娱乐的形式驮在脊梁上蹁跹飞翔,这让我感到惊诧和疑惑,也产生了进一步涉入那条古老神奇的历史长河,去触及他们心灵秘境的欲望。动笔前我查阅了大量有关畲族发展史的资料,采访了专家和畲乡山民,有了这些丰富的案头准备,写起来十分顺手。大型文学杂志《江南》夏季版在浙江作家作品专辑中予以发表,二家报纸也相继刊发。《疏蕾记》是我发在11月24日新锐散文的一件作品。写作的人都明白,借物抒情是一种以描写事物来表达作者思想感情的写作方法,必须找准物品的特点与自己的感情引起共鸣这个点,以小见大,一滴水见阳光,才能让文字包孕真切动人的情感。在《疏蕾记》写作中,我遵循了这个原则。凝视着庭园里的一株茶花,她的盛蓑经历,让我联想到了“疏蕾”的重要性,由物及人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是交友的至高境界啊!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留下淡泊交往情真意厚的正人君子,才是最重要的。我写的这篇短文切口小但有内涵,推出后有许多读者朋友打来电话表示了肯定和赞赏,给了我莫大的鼓励。2020年6月,我的21万字新著《时光底片》由团结出版社出版了。我把自序《大爱留痕》发给了刘莉主编,很快就在新锐散文平台推出。在这本散文集里,我把近三年在新锐散文发表的作品悉数收入其中,以表达我对新锐散文的厚爱和致敬。在难忘的庚子年,我还有《最后的塔影》、《盈盈半月池》、《望明月》等作品在新锐散文首发,限于篇幅,我不一一具体展开讲述创作感想。这一年是我文学创作的一个丰收年,我的散文《脉动书台山》被收入《浙江散文精选》,还被当地政府授予“潘漠华文艺创作奖”,对于写作者来说,这既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鞭策。写作者就像一位在沃野里辛勤耕耘的农夫,有疲惫但有更多的喜悦。春天,在心田里默默插秧,秋日一定会有金色的收获。
●作品篇目●1【作家专栏】 鄢东良|望 明 月
2
【作家专栏】 鄢东良|疏蕾记
3
【作家专栏】 鄢东良|自序:大爱留痕
4
【作家专栏】 鄢东良|盈盈半月池
5
【作家专栏】 鄢东良|最后的塔影
6
【散文家诗歌特辑】鄢东良|心向武汉
7
【作家专栏】 鄢东良|青青麦冬草
8
鄢东良|清溪泽千秋
9【作家专栏】 鄢东良|被娱神驮着飞翔的文字
10【作家专栏】 鄢东良|庚子春节,我记录下一种宁静
以上文章点击题目即可阅读
作者简介
鄢东良,笔名阿良,男,1955年生。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金华市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集《石榴红》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著有诗歌集《牧天》等,散文作品选入七种文本,有作品收入小学语文辅助教材。
End
请支持如下稿件:人性之美、大爱情怀、乡愁、
亲情友情爱情、生态情怀、性灵自然等。
投稿邮箱:
hebeilli@163.com
合作纸媒:西岳评论散文版
主编:云起
微信号:buxiangxin6666
长按二维码关注新锐散文5分钟搞定
微信公众号排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