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傻子:最不要脸的是那些吹捧《平安经》的人

我的“写诗的陈傻子”常常被光荣休息。可能看我写作太累了,谢谢啊。请读友关注我下面这个菜地”三月春雷“,长按2秒点关注就可以了。以后找不到我,可以在那里找到我,谢谢。
我对吉林副厅长写的《平安经》的想法和很多人还不一样。
我认为写作自由,只要他不诽谤、不诬陷、不造谣,不人身攻击,他爱怎么写就怎么写,他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他认为写作可以打发时间,他就写;他认为写作可以让身心愉快,他就写;他认为写作可以让他活得充实,他就写,他认为写作可以像排便一样畅快,他就写......
至于写的东西有没有价值,有多少价值,不是他说了算。不要说他是个副厅长,就是其他的什么长,也不是由他说了算。
但坏就坏在,有一大帮不要脸的人会捧他,会吹他,会极尽谄媚的夸他。硬生生地把一个人排泄的便便捧成了玫瑰花。
我搞不懂的是,这本印刷品值299元吗?
现在一套世界名著一两百元也可以买到。299元,什么人在买他的书呢?用的是单位的公款还是个人自掏的腰包?
还有那么多不要脸的部门和人在为这本书站台,他们哪里是在为这本书站台啊,他们是在为写这本书的人的头衔站台,为他的官帽站台。
明天有个副厅长或者厅长,写出了《快乐经》、《幸福经》、《爱爱经》,这帮不要脸的人也会为他站台,把他的便便夸得像花儿一样,像黄金一样。而且是世界上最美的花儿,最贵重的黄金。
吉林官方网站《中国吉林网》极力推荐,说这本书是鸿篇巨制,愿天下人都能珍藏:
吉林应急管理平台发表拜读感言:临风听雨,焚香默坐……宇宙天地、万物众生……
吉林卫视《吉林新闻联播》都来助力了,还要求线上、线下互动。
著名学者、诗人也来捧场了,除了朗诵,还要发表读后感。

接着,全省举行该书的朗诵研讨会,说是为了深入推进平安中国理念,传播中华优秀文化。中华优秀文化原来是这样子的?

从照片上看,这些戴眼镜,有头有脸,有模有样,拿着笔在记,捧着书在看,像是一个有文化、有层次、有见识的人。可是,所有的文化、层次、见识,在副厅长面前,都不堪一击;都一叫就来。
头衔把泥巴涂上了金粉,所谓的文化、层次、见识,都在金粉包裹的泥巴面前一本正经的跪下来。都不堪一击,都显出灵魂卑微深处的“小”。
这些年,诗人圈,作家圈,什么圈都一样。屁大的官,花钱出了本书,然后就开研讨会、笔会,请一批也出过几本书,或者有点小权的什么长,高校教授到场捧场助兴。
很多的所谓名人、教授、学者也是每请必到。拿个红包,喝顿酒,套话空话张口就来,拍几张图片,报纸一登,电视新闻一播,又一个大作家问世了,又一本杰作诞生了......
这些年,我是从来不参加这样的吹牛拍马会。我如果碍着面子去了,我会想,不用别人看不起我,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我如果和他们坐在一起,我不是和他们一样浑身粘满了便便吗?
我不愿意身上粘满便便,连一丝的便便气味都不想闻到。所以,这些年,我都是独来独往。我不能说自己是荒原上的一头孤狼,我只能说是习惯了自己和自己交谈,自己和自己做好朋友。
在家里,喝碗白米粥,吃个白馒头,再来一盘牛肉,已经是非常幸福了。幸福的原因,就是自在,不虚与委蛇,不说违心话。
许多人把自尊看得一钱不值。在权利,在红包,在一顿酒席上,那些夸夸其谈的自尊瞬间就打回原形。可以对着一摊便便,研究它是怎么有营养,颜色是多么好看,质地是多么难得一见。这些教授、学者、专家、诗人、作家啊,你们怎么从来也不脸红?
我总在想,别人可以轻视你的自尊,但我一定要把自己的自尊看得比什么都重。一个没有自尊的人,是没有价值的人,是没心没肺的人,是丢失灵魂的人。如此的《平安经》,他们夸耀的,一定是你厌恶的;他们高歌的,一定是你想捂着耳朵远远逃开的。
在诗人中,我应该是得罪人最多的。每次写批评文章或者诗论,在批评到具体人的时候,我都会犹豫,还是不要发了吧。但不超过一秒钟,我都会发,我想,一个诗人连真话都不敢说那就不要写诗了。连正常的学理的诗学的批评都不敢说就不要写诗了。报刊上网络上酒桌上到处充满了赞美,而往往这样的赞美一钱不值。我们不缺少赞美,真的缺少批评。真诚的言之成理的批评比一团和气的人际关系要更重要。一团和气不会让坏诗变好,而批评可以让愿意警醒的人警醒。
我的诗歌一首——
《诗的荣耀》
如果你的诗
被一个不认识的人
在家中朗诵
这是你
诗的荣耀
如果你的诗
被人在广场朗诵
这是你
诗的荣耀
我的诗
在贵州一个八零后诗人
被人
请谈话
他在他们面前
朗诵了我的诗
这是我
诗的荣耀中的
荣耀
(陈傻子)
分享,点赞,点在看
告诉更多人
往日文章选读陈傻子:金胡张司孔纪,你见过那些做了春梦还想自觉醒来的人吗陈傻子:没被性侵是侥幸、脑袋填满水泥的山间铃响马帮来陈傻子:要去美帝做鸡的姑娘我绝不拦着你......陈傻子:如此泼妇怎能为人之师?陈傻子:写作与打赏——供写公众号的同行们以借鉴,或者是茶余饭后一笑而已陈傻子:北大人渣被抓和北大之魂魄陈傻子:有的作家是屎,有的作家让我另眼相看陈傻子:脑残为何如此多?陈傻子:我退出江苏作协的历史和诗歌养肥了这帮蛆虫陈傻子:关于方方日记在老外出书我也放几个辟吧陈傻子:以色列从不打嘴炮,突然斩首伊斯兰圣战组织司令官及他的同僚,让整个中东又恨又怕......陈傻子:李咏去世一周年,他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压抑平庸乏味,再对李咏之死谈谈我并不深刻的想法陈傻子:我和卢克文的差距——一个满嘴含蜜,一个满嘴沧桑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关注公众号,谢谢您。
陈傻子诗话:我在岸上,不能忘记在水里的人;我在光明处,不能忘记在黑夜里的人;我在欢笑处,不能忘记哭泣悲伤的人;我在鲜花处,不能忘记还被荆棘扎脚的人。
陈傻子,原江苏篮球队运动员,独立诗人,努力写真话分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