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风微刊】【西部风微刊】怀念祖母 作者/徐淑之(山东)

怀念祖母
徐淑之周末闲来无事,翻开家中的老相册,又看到祖母的照片。祖母那慈祥的目光和纯朴的面容,勾起了我少年时期的无数回忆。记忆中沉淀的总是最难忘的或是最美好的东西。
我的祖母姓郭,郭姓在高唐南镇街是独门一户。家境富足的祖母从小在私塾学习识字,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祖母嫁给祖父后,他们勤俭持家,诚信经营,家业日渐殷实。鼎盛时有50多间房屋、近百亩土地、20余亩的果园,另外还经营着一个油坊。在博平县(现属茌平区)东北一带也算的上是一个富裕家庭。
从我记事起就觉得祖母美,是一种内涵的美。她长的娇小玲珑,气质温柔贤淑,言行举止浸透着端庄高贵的大家风范。记忆中的祖母有着一头银丝,盘在脑后用发网固定,天冷时带一顶平绒帽子。平时穿着蓝色大襟布衣,大腰黑裤,裤脚用布带绑着,下面是一双尖尖的黑布小鞋。祖母和那个年代多数女人一样,裹着一双三寸金莲小脚。祖母是个爱干净的人,不仅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住的那间屋子更是收拾的干净无比。地面上扫得没有一点尘土,床铺上的被子也是叠得整整齐齐,铺上的床单也平整无皱,没有一点污痕。
祖母的一生非常辛劳,挪动着小脚,任劳任怨地操持着徐家这个大家庭。听祖母说,她七岁那年,她的脚被母亲用长长的白布结结实实地裹住。刚开始时常常因疼痛而睡不着觉,走不了路。她也曾私自拆下裹脚布不想再裹,但拗不过她的母亲,不得不继续裹。裹成形的脚,骨头变了形,虽然能走路,但很难看,而且很难买到合适的鞋。小时候看到奶奶洗脚,那小脚畸形的样子让我害怕。脚背夸张的隆起,除了大拇脚趾可以看到之外,其他四个脚趾都被压在下面,整个脚掌依旧如同几岁孩子的小脚丫那样大。
祖母的晚年生活非常有规律,习惯早睡早起。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喝一碗鸡蛋花,里面滴上几滴香油,老远就能闻到鸡蛋花的清香味。吃早饭时再喝上一碗粥,吃上一块馒头。饭后就去大街边坐着玩。祖母的午饭和晚饭也很简单,因祖母的牙口不好,母亲炒菜时都是让菜在锅里多炖会儿,有时把菜直接放在锅里蒸,蒸好后滴上几滴香油就可以吃。祖母的饭量也不大,每顿喝碗粥或挂面汤,吃块馒头,再吃点菜就饱了。祖母平时愿意喝鸡蛋羹,母亲隔两天就蒸上一碗,可是祖母舍不得吃净,每次省下一半让我和妹妹吃。奶奶有一个习惯,不论刮风下雨,还是大雪纷飞,都不能阻挡祖母这个虔诚的习惯。每天的早饭前,她拿着专用蒲垫到后门外,面向北郑重地磕上一百个头。儿女问过她,孙子孙女问过她,重孙子、孙女也问过她,她总是用一句充满自信的话回答:“盼你们每天平安。”奶奶的经历证明她不信鬼神,不惧艰难,每天的这一习惯,一句吉利的期盼祝福,是一种至深大爱。
小时候,我和祖母的感情最深,我经常跟在祖母的身边,给祖母当小“听差”。本来祖母的腿脚不灵便,人又上了年纪,有个孙子跟在身边,能有个照应。我叔伯兄弟姊妹23人,兄弟12人之中我是老小,由于哥哥们都在外地工作或者上学,在老家我是唯一的男子汉,所以肩负起了照顾祖母的重任。祖母非常疼爱我,有点好吃的总是分给我,每到吃饭时,祖母也总拿块白面馍馍给我吃。那个时候虽然不愿意吃掺了玉米面的馍馍,但我也知道白面馍馍是给年纪大的和年龄小的人吃的,每次吃饭我就看看母亲的脸色,虽然祖母说了话,也要母亲答应了才敢吃。
因为祖母在,家就在,有家就有牵挂。那个时候我们整个大家庭在外地工作和学习的人多,伯父、伯母、哥哥和姐姐们谁有时间就回家看看,总会带点农村人稀罕的糖果、水果和饼干之类的东西。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许多家庭缺吃少穿,零食和水果更是稀罕东西。就是有饼干、糖果之类的东西也是给家中老人和小孩吃的,大点的孩子就只能馋涎欲滴等在旁边,巴不得妹妹能施舍一点。祖母有了这些好东西自己舍不得吃,她把东西放在屋子的柜子里,一点一点的拿出来哄我。当时我还有一个妹妹在家里,她还小不懂事,除了闹乱子就是哭鼻子。每到这时祖母就从衣袋里掏出两块花糖,让我吃一块,让妹妹吃一块。可能祖母的花糖在口袋里装的时间久,糖纸和糖块粘在一起不分离,怎么也扒不下来。只好把带糖纸的糖块放在嘴里化,糖块含在嘴里随化随吐糖果纸,这在当时也是很幸福的。
那时我非常调皮,父亲在外工作一个多月才回一次家。有一次父亲回家,我正在大门外玩,祖母站在大门口喊我回家吃饭,我跟着祖母回了家,吃饭时手也没洗就去拿干粮,父亲很严厉地对我批评教育,并从我手中夺下干粮,命令式的让我去洗手。可我偏偏不去,就和父亲杠上了。父亲一看这架势,小小年纪想要造反,上来就要揍我。这时祖母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挡住了父亲将要落下的巴掌,数落父亲,有事好好对孩子说,发这么大火干嘛?并立即将我领走,说:别理你爸爸。我好怀念祖母那次的拥抱,那种情怀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从我记事起祖母就没离开过拐杖。祖母的小脚站立不稳,走路更是困难,只有用拐杖作支撑,拄着拐杖走路。我家是一个大四合院,祖母住在四合院的北屋里,北屋离大街大约30余米。祖母到大街上去玩,必须跨过南屋的门筒子到前院再到大街上。每次我就拿着祖母专用的座位“马扎子”到街上去等。提前把马扎子放到祖母占据的有利地形。等祖母到了就扶她坐下。我也不远离就在祖母的跟前玩、看小人书。看着祖母择菜,看着祖母和村里的老人们拉呱说话,只要不刮风下雨祖母每天上午和下午都到大街上坐着玩。祖母认识不少字,她用拐杖在大街的地面上写几个字让我学、让我念。祖母还给我唱儿歌、讲故事,讲伯父们打鬼子的故事,我跟着祖母没少学了知识。
祖母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祖母。祖母行动不便,我经常给祖母端痰盂、扫地。因父亲和六伯都在外工作,母亲和六伯母还得下地干农活,当时我还不到上学的年龄,整天跟着祖母后边。我渐渐长大在本村上了小学。虽然上学了,但义务和责任没有变,放了学就跑到祖母身边,一如既往的去照顾她。祖母疼爱我、呵护我。祖母的手很巧,什么也会做。小时候祖母教我叠四角、折飞机,手把手的教我学会了识字,学会了做事,使我懂得了不少知识。我刚上学时第一次发的小学课本是图文并茂的,看着新鲜,每天不知翻看多少遍,怕课本脏了,祖母用土黄色牛皮纸给我包上书皮。那时农村小学的课桌不和现在一样,每人一桌一凳。那时的凳子是自己带的五花八门,有木凳子、木墩子、马扎子,有高有有矮;课桌是用土坯垒成的,桌面上用浆糊贴上一层报纸,时间长了报纸烂了露出泥土。每天身上像土驴子一样,浑身上下全是土。每次进家祖母把我叫到身边用笤帚为我打扫身上的泥土,先扫身前,再转过身扫身后,从上到下打扫一遍。后来我们的课桌大变样,用砖垒的台子,桌面换成了水泥板的,每到冬天趴在桌子上写字凉的受不了。祖母怕我受罪,就撕了块旧青粗布让我上学时带着,上课时铺到桌面上,防止受凉。
那个时候在农村上小学没有什么作业可做。只有算数和语文,作业在上课时已经写完,放了学没有什么作业可做。作业本只有算术和语文,作业本的正反两面都能用,直到两面写满字为止。那个年代,虽然农村家庭都比较贫寒,但是也使我们从小养成了勤俭节约和吃苦耐劳的习惯,从不浪费一张纸。那时的学生学习都比较轻松。不像现在的小学生,放了学作业做不完犯愁,书包里的课本、作业本、课外书很多,背在肩上压得受不了。我上小学时背的是布袋书包,书包简单,扯上一块青布或花布,把布折起来,用缝纫机把左右两边缝住,就成了布口袋,祖母在布口袋的上面钉上两根布条,就成了书包。我把书包带挎在肩上,书包在屁股后面,里面装着课本和作业本,跑起来书包就“啪啪”的拍屁股。那时不像现在的生活条件这么好,现在孩子们娱乐活动多,有电视、电脑、游戏机之类的,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好多已经失传了。那时候农村连电灯都没有,全村用的都是煤油灯,学习也没有压力,放了学只能跑到大街上玩耍。白天砸四角、用泥巴摔瓦屋、打弹弓、弹溜溜蛋儿、推铁圈。晚上打洋火枪,藏迷糊,满街筒子是小孩。我在农村那低矮的村庄玩出了童年和少年的快乐!在乡村的泥土芬芳中度过了美好的时光,也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1978年祖母意外摔伤,大腿骨关节脱位骨折。父亲在县医院请来外科医生为祖母治疗,却没有什么起色。那年祖母已经91岁,从此卧床不起。到了冬天,怕祖母受寒,父亲专门把祖母住的那间房子的隔墙改成了火墙,用煤胚子把墙烧热供祖母取暖。后因久卧病床而染褥疮,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逐渐衰弱。我的母亲、六伯母、姑妈轮流侍候,按时为祖母翻身、擦身、端屎端尿、换药、喂饭。每到这时祖母就对大家说:“你们别这样侍候我了,我也好不了了,还不如死了好受呢!就是你们再孝顺再侍候我也不能起床走路了。”听到这话在跟前的亲人们都会偷偷流泪。祖母经过近两年的病痛折磨,1980年农历十一月十三日晚上祖母走完了九十三年的生命历程。
祖母虽然离开我们四十年了,但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20、8、17
徐淑之,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区机关单位工作。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轨迹,抒写人生欢歌,愿意用文字感悟人生,闲暇之余爱好散文写作,有几十篇散文在报刊及微信平台上发表。
【西部风微刊】特别提醒:
1、【西部风微刊】投稿须知
【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力求打造精品,专编发原创首发诗歌、小小说、散文、诗论、随笔等力作。平台不厚名家,不薄新人。诗文必须坚持自创,文责自负,如有任何争议,本平台不负法律责任。来稿请添加主编微信私发,并注明:原创首发,专投【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请提供200字左右简历和照片。主编微信号:sgl3379(山旮旯),投稿邮箱:shangala@126.com
2、喜欢【西部风微刊】的读者
请点评、留言、打赏,给作者与编者一点鼓励,给予【西部风微刊】前进的动力。阅读后浏览一下文中或文尾的广告,也是对【西部风微刊】最大的支持。
3、若您与【西部风微刊】有不解之缘
请点击右下角“在看”留言或点击右上角三点转发分享。点击标题底下第二个【西部风微刊】再点击“进入公众号”关注更多精彩的文章。
朗诵嘉宾:北京:弘华、雪柠檬
总编辑、总设计:山旮旯
主 编:黄诚专、袁德礼
责任编辑:黄诚专
负责校对:十一指、晚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