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勤健 ll《高中生活的回忆》

关注我们牛年牛气冲天
高中生活的回忆
——一次早操的记忆
勤健
我是商丘地区一高末届毕业生。
学校的校址是商丘市师范学院老校区的前身。
上学时的一次早操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记得那是中秋时节的一天。天格外地高爽。清晨,东方刚刚闪出一丝鱼肚白,西边的天角还有一两颗眯着迷离乏光的眼睛不肯入睡的星儿。嘟嘟嘟一阵哨声撕破晨曦的宁静,径直地闯入我们寝室。继而,“起床了,起床!出操!”胡老师清脆的高八度把七班的男生从睡梦中摇醒。紧接着,嗦嗦嗦一阵忙而不乱声响后,七班男同学穿戴整齐鱼贯而出,以军人的速度跑到教室门前,与女生汇合。在班长进发同学的操令声下排好队列,齐步跑出校门。
和往常一样,我们在校外的操场上与其他七个班级的队伍汇合,绕场一周后,上大路向北跑至丁字路口,左拐,朝东踩着进发的哨声一直向前。路过卫生营,再向前……至胡老师或进发班长认为到了合理的距离时,掉头回跑。
到校门口,进发正欲与往日一样发出解散的指令,让大家处理一下各自的内务,然后到教室早读时。胡老师迅速取代了进发的指挥,让队伍继续前行,至篮球场东北侧的路上,踏步,立正,向右转,稍息。
顿时,我呆了。惊讶的喊叫差点儿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两张课桌对着大路,桌子上面一字摆放清一色的医用药瓶,每个瓶子内都有一只放出来就能虎虎生风的蟋蟀。那是我和郑义昨夜的收获。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看它们的威猛身姿和决斗风采以及王者的归属就被尊师夺爱。实属憾事。
这时教化学的杜老师走来,诙谐地打趣:“这瓶子一模一样,哈哈,一个专用部门的物品。”
我心里着急地喊:快走吧,杜老师,闭上你那化学反应的嘴,求求你了。
接下来是胡老师简洁训话。大致是学习的重要性、玩物丧志的危害性和对同学们珍惜高中时光的期望。我认真聆听,不敢遗漏一字,直至确认胡老师没有点名时,我才长喘一口粗气。非常侥幸的像往常一样与同学们一起进教室早读。
整个早读,我没有看进去一个字。满脑子是:蟋蟀,惋惜;没有点名,庆幸;老师不清楚是谁逮的蟋蟀,窃喜。昏昏噩噩在教室待了一个早晨。
大致下午上课,五班的班主任葛老师“论斗蟋蟀”的评论文章就上了黑板报。我草草地瞅一眼就心虚地走开。觉着葛老师驾驭文字的能力就像我和郑义逮蟋蟀一样娴熟。
以后几天,我脑子里一直回想早操整个过程。反复思考早操的前前后后:谁发现的蟋蟀?谁拿的瓶子?谁布置的展品?我很纳闷,百思不得其解。那次早操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
每每想起,感慨万千,归纳起来感触有三。
感触之一,老师教书育人,大爱无疆。其一,严防死守,维护教育的神圣。学校是教书育人、授业解惑的场所,是读书、摄取知识的殿堂,岂能容蟋蟀等玩物进入课堂?必须把与教学大纲风牛马不相及,与德、智、体毫无关联的东西隔绝在神圣之地以外,这是老师义不容辞的责任、责无旁贷的职业操守和从教理念。我们的老师严守教育防线,保持了读书殿堂的圣洁和纯真。有这样的老师在,能有读不好书的学生?有这样的人为师,能有不成才的弟子?其二,潜移默化、言传身教。老师育人不害人,这是本分,是良心,是职责道德,装蟋蟀的瓶子是从我和郑义书桌抽屉里取出,能不知道蟋蟀的主人是谁?知道不点名,让学生感到温暖,感到浓浓的爱意,自省、觉悟、修正,达到预期的育人目的,岂不是最好的教育方法?难道不是大爱的体现?其三,严而不酷、戒而不绝。巧妙地在出操期间把蟋蟀拿出,不经意地在全校师生众目睽睽下展示,随意间不指名道姓重点讲评,既维护了学校的尊严,又给足了受教育者的面子;既达到了批评、教育、惩戒之目的,又没有一棍子把人打死。这种爱与父母之爱有何不同?在此熏陶下的弟子岂有不成为爱的传承者之道理?
感触之二,同学情像兄弟姐妹情那样纯真晶莹。理由一是:当同学们突然看到那些展出的蟋蟀时,没有闪现丝毫幸灾乐祸的表情,而是异常平静地跟我一起受训,且没有什么怨言。这充分说明同学把蟋蟀的主人当成兄弟,换句话说知道这是同学做的,是自家兄弟干的。有谁看到过兄弟间有幸灾乐祸的表情呢?理由二是:事情发生后,没有任何同学私下喋喋不休地议论此事,更无借题发挥者,认为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多大的事儿?以后注意就是了。这不是像兄弟姐妹之间的关心、关爱又是什么呢?理由三是:事情发生后,没有任何人刨根问底,究其是谁干的?更没有抓住不放,群起攻之;把人性的善彰显到最大限度,保持了高中课堂上的一方净土,显露了同学情谊一片洁净。在那人性的恶竭力张扬的浩劫后期,同学间仍能有这份纯真晶莹情谊是难能可贵的。又有谁说它不像兄弟姐妹之情?又有谁说它不值得终生怀念呢?
感触之三,娱乐有限,张弛有度。说实话,在那个玩具奇缺的年代,捉蟋蟀,斗蟋蟀是男孩子的一种娱乐方式,与赌博无关,与奢侈绝缘。它存封着一代人童年的欢乐,少年的无忧,青年的懵懂。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在哪里玩,玩到何时?一定要有个界限。就像现在的孩子,我们要求他们不能玩手机。但是,又有谁家的孩子不会抖音,不会拍照呢?关键是绝对不能在学校里玩。不能每天都玩,一定要限时、限量。到了高中就绝对不能玩了。这也是我们对孙子辈的要求。一代人的感悟,三代人铭记,不也是一件幸事吗?
50年过去了,早操的记忆还那么清晰,感触还那么深刻,不能不说不值得怀念。因为曾经、过去和现在都是真心,所以才不会轻易忘记,即使岁月的风暴要把它尘封,它也会深深地锲刻在你的肋骨上。
2021年3月11日
勤健,本名李建,男,汉族,河南省商丘市人,现已退休。
投稿须知
1.所投稿件需是本人原创,尚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因稿件著作权引发的纠纷,由作者自行负担。
2.大力倡导正能量作品。稿件内容不得含有违法或其他有碍社会和谐、国家安定的内容。不得侵犯他人名誉权、隐私权等合法权益,否则引发的法律责任由投稿人承担。
3.体裁以散文(含随笔、杂文、书评等)、短篇小说等作品为主。
4.投稿格式:作品+简介+照片。
稿费发放办法及时间安排:
作品发稿一周(七日)之内所得赏金,20元以上部分,作者70%,平台30%(累计赞赏在二十元及以下不结算)。作品发表一周后,以红包形式发放稿费。
投稿主编微信:lanxiaolan131452
爱阅读爱人生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