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菲文艺】穿紫罗兰长裙的少妇 作者/余聪丽 朗读/苦咖啡

穿紫罗兰长裙的少妇(作者:余聪丽)独坐黄昏。总爱向那片草坪凝视,有意无意地。
自有了这小屋,她便这样。
许多时日以来,黄昏的静默里,相看两不厌的,除了这道绿色的风景线外,还是这道绿色的风景线。
没有人进来。她亦不出去。
这个黄昏里,走进绿色风景线的,是那个大男孩——她学生。
刚刚方起来的脸腮,吊眉吊眼的,使他一脸的英气。开始搭身架了,高高宽宽的,但不魁梧。
他带来了磨刀石,问她要了杯水,蘸着水打磨起那些自有小屋以来,就被遗忘的床头柜镶嵌的粗糙的玻璃边。
磨光滑了,就不会嘎到她小囝的嫩手。
她一下子想起了那个曾是她老公的人。
她没有忘记,老公曾那么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干什么不比你干中学教师强!……
她本想缩短距离,最终她发现,俯仰之间又更加遥远……
如今,老公又嫌她“大”了;他是不好意思说她“老”了。她一人缠小囝,自然憔悴、黯淡,如一个灰小鸭。
那次后,她忙中偷闲逛了趟街,做了一条丝绒裙,紫罗兰的。这阵她特别喜欢这种色,美丽的忧郁。
取回裙子的那个黄昏,她刚在门背后套上了这条连衫裙,她的那位很英气的学生就来了。
那一刻她好尴尬:面对他的时候,裙下还露出衬裤的两个裤管,样子一定很滑稽。
可他却兴高采烈地嚷起来:老师,您好年轻!
看她一脸的疑惑,他又说:真的,您还好漂亮!
羞怯一下子涨上了脸:许久以来,她都自惭形秽,她很在意老公的感觉……这感觉一直压抑着她,所以她喜欢忧郁的紫罗兰。
待小屋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终于可以把裙子里的长衬裤脱下来了。
她开始有勇气站在大衣橱前:镜子里那位哀哀怨怨的少妇,今天因有了某种激励而神采飞扬。转转身子,依然长臂纤纤,腰肢婀娜……
她一下发现,她确实还拥有年轻,还拥有美丽……
她站在镜前,内心充满了对那个男孩的感激。是真的,她还年轻,也还美丽……
从前,她是个爱着素衣的女孩,在许多的人中行走,你也许会淡淡地擦肩而过;但一旦等你看住了她:她细长聪慧的眼睛,秀挺的鼻子,两条修长匀称的腿,丰满而不失苗条的身材,以及文静的气质,是许多女孩所不及的。
那时,他就是这么看住了你的。他没说你不年轻,不美丽。
诚然,和那些豆蔻绽放的少女们比,她是不鲜妍了。时光不可逆。她无法逃避,也无法努力。但是,她也曾年轻过,也曾美丽过。更重要的是,她有一颗诚善的心。
如今,她从这个男孩的话里,得到了另一种认同。这种认同即使她在华发之年重逢他们时也不会改变的:老师,当您带我们的时候,你好年轻;真的,还好美丽……
若干年后,也许这个男孩会淡忘了,但她永远不会忘记多年以前,令她激励的这个穿紫罗兰长裙的黄昏……
余聪丽,1956年出生,合肥晚报社主任编辑记者,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家,作品灵秀,隽永,多次获奖并刊登于全国各个报刊,
金牌主播:苦咖啡 原名 刘新花 北京人,喜欢文字爱好朗诵,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网络电台新鲜早世界节目主播员。在历次朗诵比赛中获奖。拙文也曾见过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